按 ‘ 姫花車/movie ’ 分类归档

想像に一生懸命 現実は絶体絶命

一十二年砂时计。
你见过怎样的好景色?

青丝或是白发,朱面或是残颜。

他初见她,清秋夜,四月三十。

临安府,里西湖,白公堤,船打碧纱灯。

长堤桃花该是落的时候,却有人面桃花,青杉不作春风笑。

后来便有了”翱翔观彼泽,抚剑登轻舟”。

她初见他,却是夕阳斜,四月三十。

旧王都,少年人,青衿扬,摇芳风折扇。

临安理说是黑纸扇闻名,惟其一手素色,丰乐楼高茨长歌。

那么就顺着”我见这衣服好看,也就买上一套”。

人说四月,牡丹王。芍药相于阶。罂粟满。木香上升。杜鹃归。荼穈香梦。

幸好没有错过花期,换十年相守,留一日终了两断肝肠。

因为你知道,若只是徒夸好颜色便只有……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

一十二十三四十年,这是前一个故事末尾留下的悲剧。

我第一次看这个故事远是十年前,及不上十二年前看电视剧的深刻,近乎无理取闹的改编。

十二年前的是一个没有铁划银钩却用剑的张翠山,后来我说如果背上书生万用木质外出用超便利小书包立油纸伞林中抚琴一段更本就是在演宁采臣,当然你也要说张五侠即使是文武双秀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然则我却偏偏喜欢。

总有一些东西无关时间,相隔十二年再去看,我便只是记得好处忘了坏处。

这种味道叫做情结,93倚天,83射雕,古天乐的神雕侠侣,吕颂贤的笑傲江湖和黄日华的天龙八部,徐克的新龙门客栈,常言笑的新龙门客栈。

一切的开始是十二年前,张翠山林中抚琴为引殷素素一面。

而今日的武侠片则死的摧枯拉朽一片惨淡,殘念。

然而,
陈凯歌花三年准备无极张艺谋斥三亿为英雄却不知,
长至三生,短说几时辰半柱香,
近为中原,远走回疆大漠极北。

只要有人,便有一期一会,就有江湖两字。

荒漠之后是荒漠,空山之后是空山,
当心里只是想着天下,便再也不见了江湖。

而放眼天下从来没有,
玉门关外沙灌风吹竹笛,醉生梦死一坛化刻骨铭心愁。
他们从不真切看到,时间的灰,也成江湖。

/ Top /

然则从来就是女子可以弃常情弃父母弃派别弃国家为情字被人称奇女子,男儿一旦想要”拱手河山讨你欢”反成众矢之的,所以历史上剐姬妾买人心扬士气的被叫做英雄,斩红颜除祸水济民生的被叫做英雄,再不济也能被配给个枭雄的名号其实这一部分只是我随便在吐槽。

江湖规矩不竟如此,有一日好不容易有个”拱手河山讨你欢”的张无忌却四处拈花笑三”声”,当然嘛,你要说还有曾阿牛么,他却是没有河山拱不来手的。

-07年旧文存档-
我艹五年前的我好酸乌头,实际上连着两天晚上给BLOG除草都因为写到了一半浏览器就罢工不干了,我终于明白这年头只有word靠得住,大概浏览器是被我一肚子酸水给祸害了………一想到我精心设计辛苦恣睢挖空心思po的照片和破烂文字还是有点失落啊……………
但是不除草不行,春风吹又生w

不管电视剧们这边变成怎么样,徐克老爷我还是很爱很爱你的!
武林名如此好,无论人口爆炸成怎样,就和我直到世界尽头也要爱着西子湖临安府钱塘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