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16年07月 ’ 归档

Dance with Devils含捏他感想

首发入了游戏,但因为もし神的白金战线拉得太长外加三次元实在忙,所以开始玩都是六月份的事情了XDDDD还好没有怎么跌价

写repo前还是列个玩前TVA累积好感排名,看下最终会不会被打脸 [15] 

lindo>rem>urie>shiki>狗>meiji

游戏的预定攻略路线是shiki-lindo-urie-狗-rem-meiji

目前已经完成前三股 [12] 

DWD去年十月的TVA看得蛮开心的(适合吐槽),虽然我没怎么看过日系舞台剧音乐剧(只看过J+的SHOCK系,东宝的LM和没几个宝塚),其余也只是随便看看韦伯系,一粒沙,朱罗,LM这些(但法剧太阳王实在是……赞!),所以我对一言不合就唱歌的表现形式完全能够接受,看着植入MV也笑得很开心,因为歌词实在是太直白啦(褒义),整体就是游戏的大型预告片——不满还是有的,会长线和哥哥线铺的太明显了,导致其他可攻略角色的描写几近可略,世界观交待的也比较粗浅,当然事实证明这玩意儿也并不存在什么弘大的世界观,而且最后两集实在是……(ry

 

 

那么,以下涉及ネタバレ

 

 

-アモりアモればアモるとき-楚神ウリエ

贯彻着AMO三段活用的恶魔人生。 

王道的恋爱——所以剧本走向也相对比较好猜,概括一下就是游戏人间的梦魔为爱奋不顾身的老梗故事(X

但与我想象中的人类/恶魔分歧不同,Urie只有在共通线和个人线初期体现了自己作为恶魔所言皆嘘的冷徹一面,四个结局无一不建立在知晓爱与被爱为何后的自我牺牲之上。

总体的喜欢程度是恶魔ED02-人类ED02-恶魔ED01-人类ED01

BE>>>>>>>>>>GE

TVA里的副会长更多体现的是温柔且可靠的一面,而游戏个人线中的他并非如此——

Urie的父亲很好地执行了Incubus的职种设定,除了与正妻诞下的嫡长子以外还有36个非婚生子,虽贵为魔界六贵族的中坚一族,但家族成员间,完全是无关心、无往来的相处模式,母亲更是因为Urie继承了当主的容貌对他视若无睹心生厌恶,为了抗议丈夫的不忠,在外面也找了小白脸(心疼AMO),唯有阿隆德家的继承人Rem,勉强能算上与Urie互交心意的幼驯染,但这一切也是父亲示意后的结果,说到底是在等级森严的魔界,费沙家向阿隆德家效忠示好的形式之一。

爱したいより、爱される

然而父母的爱情为何物——

父母与兄弟姐妹所给予的家族羁绊又为何物——

对爱认识模糊的Urie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冷无缺,看似礼仪端正温柔待人,不过这大概也算梦魔的培养方式啦……

Urie和任何一个学生会成员一样,无非是为协助会长得到禁断的魔导石而接近引诱栗子卡,作为费沙家的继承人,他似乎也对魔导石毫无兴趣,在游戏附赠的OMAKE语音里,有个问题是“如果获得了主宰世界之力的话——”,Urie的回答是自己对这样的力量半点兴趣也没有,但如果拥有了这样的力量,倒是想看看因循完美主义而生的Rem脸上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

Rem一方面是自己的幼驯染,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赢过Rem,这是Urie潜意识里无法舍弃的“证明自我”的方式之一,妈啊那么不成熟的年上系好久没见过了。

而在他对女性谦和绅士的态度下,掩饰的无非也是冷淡残酷的一面,不请自来,扑闪着翅膀涌入蛛网的蝶々们让Urie陷入一时的,源于对美丽事物追求的被爱,而当自己的内心无法被这些感情填满时,就和蜘蛛一般,毫不留情地吞噬迷妹的灵魂作为食粮,(为老梗一抖),肤浅的爱与追求填补不了他因为缺少爱而产生的空虚寂寞,与之相伴的,永无止境的饥饿感。

他对栗子卡的态度也很中二——在Rem和众多权力者千方百计也要得到的栗子卡(里的魔导石)被自己所蛊惑,成为人偶一般只会附庸的躯壳时,Urie挂在口上的是こんなものを持っている僕すごいだろう

???!!!就这点Urie的心智成熟程度搞不好还不如Shiki啊……

然而受自己所蛊惑的栗子卡明明不应该带有任何自主情感的,却多次因为对母亲与兄长的思念产生动摇,女主和家族成员间的羁绊最终让Urie的精神控制化为泡影,他最渴求的家族爱,也正是打破对栗子卡所下暗示的武器,栗子卡对母兄的执着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了自己的无力,最终Urie甚至以照顾本线相当不悯Lindo(被吸血鬼打趴下了以后就一直平躺当人肉背景版)作为筹码,要求栗子卡留在温室,留在自己身边。

从而,物欲转变为征服欲,尔又变成了单箭头的爱情,原本空虚的心愈发渴望得到回应,虽然精神上还是小学生的Urie桑是不承认的啦。

另Urie正视自己感情的契机正是学园祭的Dance Party。前一刻还在和Shiki与Meiji说随时准备把栗子卡交给Rem,后一手只是因为听到Queen和King的分配权是栗子卡和Rem就忍不住冲到会长面前拉着栗子卡的手跑走了。

在没有他人的注视(除了我)和纷扰下(除了我),Urie邀请栗子卡跳了一曲无声(却有BGM)的Waltz。善于编织梦境和谎言的梦魔吐露的心声是——

(无法表述的近藤隆飙演技部分)

「僕が君を放したくないのは、ただ…君にーー。

 …愛して欲しいからだ。」

这里真是特别苏啊

我差不多就是从这段告白开始正式被AMO击沉的 [22] 

不是老套的君が好きだ

不是突兀的愛してる

而是,

愛して欲しいからだ

愛して欲しい

不等栗子卡的回复,后续则是——

「僕を…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ませんか。君を、愛しているんだ。」

[22] [22]  [22]  [22]  [22] 

这人,危险,太会撩了……不愧是吃Incubus职业饭的。

一般来讲对非主动型的人说:

不能喜欢上我么,我已经陷入了对你的爱意之中——实在是很作弊的对吧,如果脸好看的话。

太狡猾了,狠狠地抓住了主导权的人分明是Urie,毕竟是唯一被栗子卡掌掴过的可攻略角色。

就此男女嘉宾牵手成功。

而积奇顺势带着吸血鬼众来搅局,被学生会众人怒揍后留下了关于魔导石的遗言。

提取宇宙大一统力量的方法,唯有在栗子卡17岁生日当晚将其全身的血液提炼成真魔导石。

 

以下开始恶魔/人类分歧线路

 

恶魔路线——

吸血鬼之王Nesta主动上门准备掳走栗子卡。

在学生会众人实力不敌的情势下Urie和栗子卡一路逃匿到了温室中。

被迫直击了刚好醒来的Lindo被Urie和栗子卡暴击的我—— [14]  [14] 

目睹妹妹被外面来的男人抢走的Lindo无奈之下让Urie把栗子卡带去长野祖父的旧宅,一时半会儿可以躲避Nesta的追击。

而自己则靠着半管血留在原地拖延战局。

在长野的旧宅,Urie发现了栗子卡祖父留存的笔记,揭示了栗子卡作为半人类半恶魔混血之子降世,从而体内诞生出禁忌的魔导石之身世。

“恶魔诱惑单纯的人类,并在其体内缔结恶魔的果实是常见的事情,被欺骗的人类在绝望中生下恶魔之子也并不妄见。然而,你的母亲或许是因为自由意志选择与恶魔坠入爱河也说不定,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会把孩子满怀爱情的抚养长大呢(Lindo号泣),现在的我便要断言,人类与恶魔相恋,有什么奇怪的呢,所以,不要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了……”

而根据祖父生前的推测,魔导石是人类与恶魔血液相交的产物,假若其间1/2的血统消失,变成完成的人类或恶魔,或许魔导石也会消失。

“而我或许有办法让你成为完全的恶魔,只是一旦选择额这样的道路,你也再不能回到人类的模样,无法选择和你的家人一同垂暮老去,时过境迁,百年莫过一瞬,即便如此,还是建立在你成功变成恶魔的基础上。

“要我把恶魔的力量注入你的身体之中,如果你没法忍受的话或许就会失败……从而变成没有灵魂的躯壳而死去……

但我从没对别的人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也不能保证结果哦。”

然后……就打灯放CG发车补魔了…………………………

我就说作为梦魔怎么可能不发车……………………

“你不记得了么……我可是梦魔啊,让人类堕落的方法,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知道知道知道知道知道的啊!!!!!!!!

615年难能一遇的魔导石就这样消失了,因为Urie在市区飙车。

别问我为什么其他几个不开车,好像游戏里只有梦魔这种老司机可以把人类变成恶魔体眷属的设定。

但悲剧的是,第二天一早起来,Urie发现栗子卡坏掉了-_,-

失去了记忆和感情,只会附庸于Urie言语的人偶,似曾相识而略有区别的仅仅是躯体,不再是人类而已。

自己想要栗子卡像人偶一般甘愿作蛛网内的蝴蝶时,她始终挣扎着想要飞出束缚,反之,明明才和她做了共守人生的约定,眼前的她却被自己折断了翅膀。

除了“是的,Urie大人。”,“好的,Urie大人。”以外再也无法作出多余的回复。

(无法表述的近藤隆飙演技部分)

恶魔ED分歧——

好感度未达要求的ED02

栗子卡连Lindo也记不起来了,彻底化作碎片的心和记忆,甚至无法拼凑出属于家族羁绊的点滴。

Rem,Shiki与Meiji决定留下Urie一人前往吸血鬼的巢穴怒揍Nesta,救出栗子卡的母亲,尝试唤起栗子卡的记忆。

而老奸巨猾的Nesta唱了出空城计,毕竟很不爽615年一轮回的重要道具因为某个新手司机飙车凭空蒸发的事情,直接上门来找Urie的岔子。

虽然是人偶这般可笑的样子,但栗子卡却下意识地为Urie挡住了Nesta致命的攻击,被利爪一次次撕裂的她,原本空洞的眼眸中却流露出了悲悯的神色——

在Urie的怀抱中,虚弱的她无助而迷惘地不知望向何方。

「ウリエさん…どこ…」

「ここにいる!!僕はここだ!こっちを見てくれ、リツカ!!」

啊PSV不在手边又忘了截图的后续———————

【Urie……一定会担心我的,不行啊,我要去找他……不快点的话……

   好想……见到Urie啊……】

然而思恋,还来不及传递到紧绷的指尖,栗子卡的手臂终于无力地垂了下来……

【栗子卡……就再看我一眼吧……呐栗子卡!快回答我啊……!!!

 う、ぁ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这种近藤隆特有的,专长的哭诉和绝叫演技充满了整个屏幕 [11] 

别看我现在这样,当时,我哭了……

所以啊,声优的演技实在是很重要,小近不枉我夸你多年。

好演技拯救老梗剧本,演绎有多重要大家都知道的……

接下来是值得高能预警又充满了都合主义的部分……

—————-还是没截图照搬安利别人的时候……我的我流翻译————–

空气中散发着无论如何都无法逆流的血液气息,是远比鲜红欲滴的蔷薇还要刺激嗅觉的芳香。

啪哒啪哒……有什么透明的东西不间断地落在被血覆盖的地板上,

直到意识从悲伤中恢复了一点回来,我才发现,那是自己的眼泪。

Nesta口中碎碎念着关于615年……魔导石的胡言,我已经分不清是怎样的言语了,

唯有她垂死之际呼唤着的我的名字,在耳畔挥之不去。

——给我等下。

嗯……?

你没有听到么,我让你等下。

居然还活着啊。

你杀了她对吧。

我作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和她相守的约束,那么只能————!

演技爆棚的小近吼叫着nesta、貴様ああっ!!はああああああっ!!让Urie把Nesta绞首了。

这段的气音用的真是非常漂亮……我已经陷入了无尽的近藤隆吹之中。

「貴様を絶対に許さない……!!

あの子は…僕のすべてだったんだ!!

こんな僕の愛情をくれた

たったひとりの人だったのに!!

これから、新しい道を走んでいけろ…

そう思って…なのに!!」

被吹飞的我猛烈地撞在墙上,鲜血顺着伤口扩散开来,

不过,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哈……哈哈哈哈…………

我看着Nesta终成沙砾的身影,忍不住发出了无论如何都停止不了的笑声,

也不知道……我是哪里变得很奇怪了……

栗子卡,我做到了啊,对向你做了过分举动的那家伙,好好的报仇了啊,

呐,不觉得我,意外地做得不错么……

すねてるの…?機嫌なおして…返事してよ。

…たくさん、褒めてよ。

你是不高兴了么……?不要生气了啊……回答我啊……

更多的……夸扬我啊……

我倾尽全力,在她的身边单膝跪地,新鲜的血液正一滴一滴地

落在她的衣服上……

明明,还是那么温暖啊……

我一边强忍着朦胧意识中的疼痛,一边把自己的手指与她的手指相扣,

我也……这样死去吧……

去那个再也不会对她造成伤害的世界。

这样一来,一定能和她愉快的共舞……

不要再担心我了……我哪里……也不会去的啊……

我们永远都会相守在一起……

她柔弱的发梢随着颈部下落的动作垂向一侧,一直沉默着的她,就像是对我做出了回答一般。

啊……她是多么令人怜爱啊……

 

黑暗来得如此迅速,而我也没有什么好感到恐惧的——

因为在我的身边,

有她的存在。

我是如此深爱着你,栗子卡。

 

 

对,我不遗余力的剧透和弱智一般的翻译都是建立对恶魔ED2近藤隆的神演技的褒美之上……!

周末继续更新下Urie的另外三条结局……当然不会写那么多裹脚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