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13年10月 ’ 归档

扼杀自豪感的正是——

在从分行走回支行的路上,在回家的车上,我认真地思考着自己是否真正适合这份工作,我疲于应对的对象大概是带着面具的自己。下车的时候哭的左手全是鼻涕,右手在包里翻来翻去始终找不到纸巾,不太好看,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three的眼线笔防水质量真的是很好。

前几天我还想着人始终要变成更好的自己,而事实上,我怀疑我自己是否能做到至少不变成越来越差劲的自己。我在这里工作,没有奋斗的理由,没有努力的方向,要中二一点的说辞的话,没有需要我追求的东西。

很多时候我并不是一个太好的倾听者,朋友和我说工作辛苦,我会很不客气地和她们说是啊工作就是这样的,伪善者的乐园,那有什么办法。今天晚上,我的某个女友给我发短信,她最后说了一句话“等你忙完,下次见面的时候让我们谈谈那些不可能的事”。我当时是开心的想要笑的,最后却哭了出来,我很喜欢她,每次她都让我觉得真正的那个我是不会孤独的死去的。

天气虽然刚降温不久,但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似乎是站到了阳光和煦的开阔地上,我反反复复和人说我喜欢这次在青森看到的空和海,与天气预报相悖的,湘南海岸的落日,仙台朝市卖葱的小哥,甚至是平泉高馆的松鼠,而东京讨人厌的正是,你一早搭上山手线,满眼都是上班族麻木的面孔。山王丸说难以想象孕育自青森的西门,看惯了那样景色的西门,在东京这样狭小的空间里要怎样才生存的下去。正因为西门始终是西门,虽然我喜欢的是JR。

正如同Jake始终是Jake,却没想到时隔十多年我喜欢的依然是Roy,或许我并没有长大。

这是我想要和我重要的人们一起去看的景色。甚至于舍不得把这些景色的一点一滴分享给我结了痂的另一面的世界。

看完短信,我希望自己还是能够变成更好的自己。

————————————————————————————————————————————-

它根本不是条了不起的河流,但是我们只有这么一条河,因此便为他吹嘘——说它在多雨的冬天是多么危险,在干旱的夏天是何等枯竭。如果你别无他有,你可以为任何东西吹嘘。——《伊甸之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