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13年06月 ’ 归档

半夜不睡觉捣鼓这些……实际上我真的好喜欢圣天使堡中庭的16世纪天使长米凯勒你们懂伐,顶上那个杀气腾腾的算撒西啊……

米开朗基罗创作的第一座圣殇,也就是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殿进门那座,如少女面容一般的圣母玛丽亚神情哀婉地凝视着怀中三十丧命的爱子,那个时候老米20来岁,我挺喜欢那个段子——一群伦巴第来的游客指着圣殇说,酷爱看!这是米兰来的XXX(名字早忘了……)的大作,老米哦不对是小米听了义愤填膺,半夜三更带着油灯和小刀跑进祭坛,在圣母玛丽亚的束带上刻下”佛罗伦萨来的米开朗基罗”,后来这就成了老米唯一署名的作品……

 

而意大利语中服饰上的束带与包裹婴孩的布匹同义,时光回转,15岁的小小米——还被美第奇家的洛伦佐老爷收着给小乔(也就是后来的里欧十世)当好基友的年代,他作了一副雕塑叫做台阶上的圣母玛丽亚,当时的INRI老爷还是个小P孩,他娘亲却看出这仔浑身都是死亡Flag,弥漫弥赛亚之气,看着睡着的儿子如看着他无法抗御的——将死的命运一般。

 

所以说我是很喜欢那个又哀婉又黄暴的故事的——

 

被驱逐流放了一圈的死胖子小乔也就是美地奇家那位暂时还不是教宗LEO X的朋友逼迫老米给自己全家造墓舍,以此作为老米背叛美地奇家族,走上左翼份子道路,还造个大卫来控诉专制政权转而赞美共和体制民主曼塞曼塞慢慢晒的赎罪方式,这比给波提切利的待遇高多了……没看波提切利在画东方三博士时的得意劲儿,一副洛伦佐老爷就是我Honey的玛丽苏表情(大雾),后头小乔当上了教宗又找老米造圣洛伦佐教堂,结果还留着个外立面没造小乔就再一次被算计了……德国佬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背后来了一枪(当然小乔他老弟更惨……),北边和法国佬勾结成性的伦巴第人又乘乱把亚平尼给卖了……教皇国和托斯卡纳大区顿时山风欲来摇摇欲坠-w-||||||

 

老米害怕地躲在他为美地奇家族尚未修建完成的墓穴中——他为他过去的友人,又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靥来源委托建造的墓穴中瑟瑟发抖。

 

在许久以前——

 

那个刚被任命为枢机,兴奋不已地从比萨大学跑回佛罗伦萨的乔凡尼,得意洋洋地向父亲带回的匠人少年炫耀自己与波吉亚家的凯撒在学校里建立起的奇妙友情。而过不了两年,伟大的奢华公,他的父亲终于因为和祖父科西莫一样的痛风病离开人世。再是两年,多明我会的季罗拉莫,这负心忘义的老狐狸,从无休止的批判亚历山德罗六世开始的教会腐败上转移了目光,反将獠牙狠狠地嵌入他出资人的背脊,那些可恶的法国人,那些谄媚的威尼斯人,那些狡猾的拿坡里人,那些让摩尔人做执政官的伦巴地人,他们说——“让这些放高利贷的专制统治者滚蛋吧,嘴上信奉天主教,却做着犹太人的营生。”

 

从教皇国归来的米开朗基罗,他已经是罗马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他站在韦奇奥宫的500人大厅,他看到乔凡尼拖着朱利亚诺——奢华公那英俊却被卷入谋杀的胞弟遗腹子的手,从这美第奇家族几代的官邸,托斯卡纳的世界中心匆忙离去,乔凡尼在迈出旧居时回头看,他同岁的幼年玩伴,这罗马炙手可热的艺术家,高傲的面孔上未露出一丝不安或是不舍的神色。

 

在这共和国体制未完善的激进年代,波提切利,如同疯子一般任由反对文艺复兴的卫道士们焚烧他为美第奇家族与其友情的见证,他微笑着为这狂欢叫好,他的眼角流露出心爱之人嫁作他人妇时的神色。

 

米开朗基罗,留下了大卫,被愤怒的人民推倒而独臂的大卫。(知道BBC的纪录片说是谁捡回了那条手臂么?是后来去美第奇家作家庭教师的伽利略!太!萌!了!一!口!血!啊!),他害怕地逃离了这座疯狂的城市,雁落河,似乎流淌着艺术家们的鲜血。

 

再见面时,二十年过去,众人欢呼,我们有了新教宗,众人称他,美第奇家的乔凡尼为里奥十世。而米开朗基罗,则刚完成尤里乌斯二世无理苛刻而固执,甚至带着惩罚性质的委托——《创世纪》,覆盖了西斯廷的穹顶,那里曾是无尽的星辰。

 

他38岁,坐在圣伯多禄的圣坛之上。

 

而他38岁,因为这赋予星海生命的5年工作,眼睛近乎失明,苍老如五十老者。

 

“我亲爱的老朋友,听说你为了完成我先任的委托——抛下我家族的墓穴,给我留了一个半成品,就又跑罗马来了……虽然说……我并没有当面委托你,只是派人写了一封信……这点,我依旧十分感谢,可惜,你似乎更喜欢主的委托……”

 

而他38岁,苍老的幼年玩伴,面孔未露出一丝遗憾或是抱歉的神色,他上前俯下身来亲吻圣伯多禄的牧章:“如若是教宗您的愿望——”。

 

总之三、四年少年人的友情顶个P用啊,老米被艺术家这种不上道的工作折磨的和一条狗一样,都说了金融狗媒体狗不好做,你们想想艺术家狗……还是有信仰的艺术家狗……艺术作品,父精母血(。

 

话说回来这次去看墓里的一代男神朱利亚诺小亲亲和小洛伦佐(去了才搞清楚这不是奢华公洛伦佐啊……)时买了三王小教堂和图书馆、礼拜堂的联票,全馆又是东亚历女三足鼎立除此没有人,华丽至极的大理石礼拜堂铺满脚手架——又在大修,中国日本韩国各一,但大概只有我怀着腐化的心灵和不洁的思绪吧= =(大力殴打)

可是同样是小乔,漫画凯撒里的死胖子小乔却好萌啊为什么呢!!!!!

 

以上考据不精有各种时间线错误,不!管!呢!

接下去我要去写我的Sidereus Nuncius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