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12年09月 ’ 归档

一言

今天着实很开心,因为看到了值得为之努力的曙光。从德清回来到南庄兜的一路上,心里都是 [19]的表情……

再是怎样也要饮自己的血活着。

结果好事都不长久啊……过了南庄兜就因为别的事情 [17] 了……

最近睡眠向BGM——高梨康治。

枕草子和源氏物语,林文月的更讨人喜欢。

可是伊势物语还是丰子恺的好,在五中将总归是男人嘛。

文洁若先生译的天人五衰,看到落下泪来。

低劣粗糙

有词名为八十八夜,从立春开始数起,第八十八夜正是摘取春茶的时候,今年的八十八夜那一天,我在宇治啊……五月雨连绵,望着宇治川上的夕雾桥,平等院参道上散不尽的茶香,梅子黄时雨,能饮一杯无。

辗转秋来,夜空澄净,许久不觉杭州这几年有秋高气爽的时候,这几日偏偏正是,或许有墨染的云挡住白日朗朗,傍晚又得见余晖从半幅愁云中漏了出来,满城尽是木樨香气霭氖,我即便不喜欢桂花,也忍不住伸长鼻子……

打电话和友人说到松原说到平泉说到金泽说到熊野说到京都,按捺不住,想必此时此日,般若寺前又是一片秋樱,也想去看东寺的立体曼陀罗,正当荻花四散,竹外一支斜。

人情冷暖,颇有些夏炉冬扇……六日菖蒲十日菊的道理,可是也不见得那么面目狰狞。若人是为看不见的烦恼活着,好辛苦。

日日是好日,自勉之。

想吃糖炒板栗呀……

一句话流……

战国无双编年史2

“明智光秀…才知、深慮、狡猾さで。信長の寵愛を受けた男…奴の鉄炮だ…”<卧槽这次换光姬预谋一发鉄炮手刃亲夫么……上面这句话还是孙市说的。

然后PC突然表示和光秀之间获得了“一莲托生之觉悟”的成就。

我悟了……这的确是乙女游戏。

越えざるは紅い花

三流言情AVG,还是老掉牙的中东风。全篇主旨肉肉肉。

完全是为了立花花去玩的,TOYA线BE终盘掉一口牙……还是宫下栄治的好点,顶多算个热水瓶。

Tea For Two

Tea for two在白先勇老爺子的小說里,是紐約城十八街的一座小酒吧。經營人東尼說——“Tea for Two是東方遇見西方的最佳歡樂地。 ”
Tea for two是那首肖斯塔科維奇原作的塔希提傳說,改編了又改編,Bossa Nova或者是一口黑嗓子。
倘若——有一隻香水叫做紐約紐約,大概我也一樣會義無返顧的收入荷包里吧。

前味:龙胆、橙花、佛手柑
中味:肉桂、姜、正山小種茶、八角
后味:蜂蜜、香草、愈创木

收入的第三隻阿蒂仙——Tea for two,碧珀凝香,前兩隻是冥府之路與梵心藏音。
打頭陣的是短暫酸楚的佛手柑,引出的卻不是伯爵茶,而是正山小種。
微醺的茶香,沉澱在底部的香根草,辛辣的姜,乾燥的泥土裡生出形態甘美的枝蔓,宛如寒冬夜歸人,擦亮一從溫暖的火光。
幸運的是蜂蜜的成份并不厚重,被木料燃燒的味道隱隱掩在門口,甜,卻不膩味,對啊本來就是中性香。

東亞風的香水并不好作,西普和東方香型輪番做主角,這裡排除Mitsouko、Opium、Liu這些沒聞過吃不消講的神級老香水,聽聞嬌蘭要出一瓶Shanghai,瓶子上印著東方明珠……頓時沒什麼興趣了。過去買過SMN的Kyoto試管,粉質的白花香嚇死人,大概調香師想到京都就是藝伎擦了白粉的脖頸,差點沒把修道院玫瑰累積起來的好感給嚇沒了,我的京都可不是這脂粉氣堆砌起來的城郭。

拿紅茶來做主題著實是阿蒂仙的明智之選,也算取巧,畢竟是東亞文化在西方先行的一盞明燈。想到蕾克在weibo上說嬌蘭今年的聖誕限量噴粉是源自普契尼圖蘭朵的Liu,去年我爲了螺旋槳玻璃瓶買了午夜飛行買櫝還珠,今年實在是荷包枯竭下不了手,評論里有個姑娘跳出來說Liu的海報明明是安土桃山文化,卻硬要給安在圖蘭朵身上。所以說分不清中國和東瀛的文化差異,這果然是歐洲白皮豬們一輩子的病吧……

散记

从艳泽的绿到晃眼的金色,最后是见倾的朱红,即使名唤作常青藤,过不了几个日头也要被染上珊瑚色。

夫妇善哉固然不错,但我更爱金陵的红豆桂花糖芋苗,撒糖恰到火候。

周六爬天真山去看天龙寺的石造像, 雷雨欲来闷热难当,游步道上散落了一地的金木樨,虽然是为石造像而围地重造的伽蓝,除了一只手便能数得出来的游人,只有两个扫地僧,觉得也算深邃优美。

远看纤细如鹤颈相交的凤凰堂九月开始大修,想来平等院挺可笑的,藤原氏族为自己打造的极乐净土世界与——公卿与平民间阶级的不平等。

茶花真是高洁凛然。

《平清盛》把赖朝捧得上了天,后白河和平清盛俨然真爱,玉木宏炮灰的厉害,惨不忍睹。

源狼里的九郎,就前四章来说比较像平重衡,遥三义经无愧堂堂东国武士。反正女好き这点各会社为了考虑到乙女们的挑剔之处都干脆没提,但是源狼里第二章和郎党们提雨夜品评……各种违和……

秋夜转冷,继续盘踞在客厅里过活依依不舍。

微博上还是不太说得出口,愿中华繁荣昌盛,免受困苦。

时间流逝,是件可怕而不又能名言的事。

夜航西飞前又要碎碎念一番

最近工作生活诸多不顺,有点不知所措。

突然想过年的时候去平泉或者镰仓或者金泽,哪里都好,人不要太多就行。最想去的那个地方都不大,可是东北、关东、中部只能择其一。

平泉有毛越寺和中尊寺,被京洛的腐朽官卿视为夷狄的奥州藤原氏,九十六年荣华散尽,这又有伽蓝又有金山的肥沃大地真是奥州的桃源乡啊,不是枫红的季节去就觉得可惜,BBKZ的东北版却都是一片仙台出发去乳头温泉的。

镰仓有七里之滨、明月院和满福寺,无处不在的源氏龙胆,腰越状的拓本才200日元,可是紫阳花的花期已经过了,湘南的海也理应夏天去看,唉……

金泽有泉镜花和波津彬子两人足矣,加贺国,冬天来得好。

我真是个被日史和ACG衍生玩坏的典型。

啊对……该说年假已经没有了………………真不是痴人说梦么?

因为这几天又在重温遥か3,找到94年的大河剧炎立つ随便看(连日语字幕都不给,靠听力真心打酱油)——

泰衡是渡边谦是渡边谦是渡边谦……等不及看丫被摘下首级用八寸钉钉上墙会是哪样(够

第三部黄金乐土,片头有金箔四散下的中尊寺金色堂,就着规模其实也没太大意思,一想着藤原家有多苦逼顿时就觉得美轮美奂(喂

—————————————————————————–

十年虚晃着过去了,怕是要再过个十年,我才会说出岁月无情这样的体恤话罢。

十一最后定了西宁进兰州出的往返机票,不出意外的话去甘南体验生活,那时候的景色有些微妙,正是还没开始供暖气却又入冬的时分,青黄不接。

—————————————————————————–

心情真是差啊……想要捡起来看的书又堆在书山里了心情真是差啊……这会儿还有个问题,心情再差也耗不完家里的各色限量碧丝梦……………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