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10年08月 ’ 归档

三十块一毛四

标题就是鄙人的价码了。

周一晨会讨厌,月末也讨厌,那么月末的周一晨会就不只是简简单单可以用讨厌来形容的存在了,自从过上了这食不果腹的日子,我就天天想着一路小跑卸甲归田,人吃的又多了该减肥了,每天光合作用该养白了,大热天的也该穿长靴了……可是却每天都要手拿一只碗和吕蒙都督一样保持白衣胜雪的战斗态势 [20]

看一眼九月份铺天盖地有三场考试,自从老爷们手一挥表示咱们以后不做季报了都改做月报,每个季度都有那么几天就变成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28] 所以,要想不动脑子,只能拿照片混更新……!

名声在外丢可钦点,异常好用的softymo眼卸,230ml清爽不油腻完胜蓝瓶kanebo、MBL水油分离,相比之下兰蔻的眼卸算个毛啊……现在只要684日元,真的只要684日元噢怎么可以不赶紧来一发……!Fasio和Kissme从此都只是纸老虎,但是日元汇率一路破8走势凶猛,海关叔叔也来插上一脚,幸好我们有社会主义代购同志和堪称人肉背货楷模的公爵她爹。

自从有了社会主义代购以后我们都用她,憋了整整一年的野火烧不尽终于等到6折了TAT陈年老货lunasol,雫星净化02号夜幕,一闪一闪小星星,看上去挺清纯的一用就是重口味,薄荷蓝与苔绿中规中矩可是眼线色范围一大就显脏 [01]不过眼影盘子这种东西,不是只要好看就够了么…………晚霞、午夜和黎明都挺好看的关键是没有钱啊身为一个全身都只有三十块一毛四的女青年好想再屯个大地色,上班要化妆还是光抹抹脸就算了eye shadow神马的……

英明神武副总好心相借的眼控神器EOS3,8节AA电池真是一点也不含糊,我终于体会到了一把全幅+超广角的滋味那就是……他……好……重……却也后悔没上35L…趁着免息霸占着人家的闺女各种求外景花花草草飞禽走兽活动,每天到家对着一群iso100的胶卷真是有苦也说不出说出来也没人听啊嘤嘤嘤嘤。

不知道像我这种卖血讨生活的三十块一毛四明年买不买的起一只双C的中号CF包啊讨厌果然我已经掉进资本主义的深渊了么所以还是没事走走香蕉3的究级模式刷刷大家的恶搞武器吧。

融 资 担 当 这 鬼 畜 营 生 !

舶来主义茶

  难道我们真的活在人间
  不会永远活在世上;只是短暂的停留
  即使是玉,也会被压碎,
  即使是黄金,也被压坏,
  即使是克特扎尔神的羽毛,也被撕得四分五裂。 
  不会永远活在世上;只是短暂的停留——阿兹特克诗歌

  “……他们接人待物时温文尔雅的举止,几乎可以与西班牙上流社会的绅士淑女们相媲美。想想看,他们还是一群尚未完全开化的、缺乏对上帝的了解,以及和其他文明民族接触机会的文盲。可是,他们温和的举止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是史书上对阿兹特克帝国的评价,写这本书的,是一个西班牙人。

  出于某种原因,对于处在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一直抱有某种不知名的好感。从现今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差别来看,西班牙并不是那种与我天朝上国“不共戴天”的国家。从浪漫主义的视角来看,从“在朕的国土上,太阳永不下落”之国到欧洲三流小国的悬殊差别也难免有一丝“日薄西山”的苍凉感。但翻到早期欧洲殖民者的发迹史这一块,就会发现,正如马克思所言“资本主义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在历史上,西班牙向来都像是欧洲的异类国家。从罗马人、柏柏尔人、汪达尔人,到西哥特人,从拉赫曼三世到伊莎贝拉一世,从阿尔罕布拉到艾斯科里亚,从布匿之战到“光复战争”,从拿破仑到弗朗哥,直到现在的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在西班牙这块不大的国土上,永不停歇的永远似乎都是纷争。但最吸引我的,仍是1588年的加莱海战。

  直到现在,我很难想像,这场海战到底改变了什么。只是自此之后,人们对日不落帝国的印象永远地停在了英吉利,对伟大女王的赞颂只是送给了伊丽莎白一世。托福之至,人们甚至把注意力给了不甚伟大却悲情十分的玛丽·  斯图亚特,更不用说那同样伟大的维多利亚一世。诚然,我并不是在抱怨什么,胜者为王败者寇,“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之类的道理也并不是不了解。只不过偶尔想起这些,也会有一些唏嘘之感——那些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都难逃此运,何况如我之类的平凡众生。于是,没有绯闻,也不是终身未婚却桃色新闻满天飞的伊莎贝拉一世就被淹没在人们的印象中。她所做过的那些,随着加莱海面的西班牙战舰一起,沉在大洋深处,像是从未出现。

  如此这般,是不是公平之类的问题便不会有人考虑。真相是怎样的也无关紧要。人们所在意的,只是他们想要在意的——至于这是不是真相,有谁会在乎?真相,有时候也是很便宜的。

  我不是想去歌颂这种腐朽的辉煌、陈旧的荣誉,我只是想要了解,这些失败的人们,到底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可能对于我自己来讲,这也会是一种慰藉——哪怕这种慰藉真的没有意义。

  这些,大概就是我写了些什么的唯一动机。失败者也曾生存过,失败者也有尊严——是的,如果我也是这样一个loser,我也可以这样安慰自己。

PS:在看完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之后,也不能免俗地去了一趟于谦祠。尽管祠堂就在离花港观鱼不远的地方,这里却“门前冷落鞍马稀”,俨然另一番天地。似乎是被教科书蒙蔽了很久,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能背下清朝十二帝,却完全不知道在土木堡之变后的紫禁城里,于忠肃公到底做了怎样的努力。于公是没有失败的,我们却依然忘记了他,这又算什么?或许他的那首《石灰吟》会告诉我,那些光辉的人,根本不会在意这些虚名吧。

  《石灰吟》:

   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神pv,烂厂商

所以都说找对象要找一个喜欢拍照相的啦,比如拥有一台假熊N-F1就能挡子弹的松田龙平,比如拿个一台哈苏503(咦其实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就能征服谷原心的松田翔太!

兄弟组都好棒连同鬼武者2里的柳生老爹 (你们……懂……的吧

不過把玩机械的男人就算是那么不环保喝93号汽油的狮子王凯……都能算得上是帅气度满点!何况是玩透镜和光学仪器的 [22]

其实之前我也因为说奶昔5可以上转接环和康泰时G镜搭上边小小心动,但是那个紫边和那个饼干头的低素质都让人很不好意思真心种草……但是!$ony的相机线我真心觉得不上道,看完只出场5s的奶昔5的变相广告片以后更是如此,即使现在的骚尼有蔡司头又算什么嘛,真心要玩不会去玩蔡司伊康康泰时潘纳头禄来啊,纱布厂商把柯尼卡和美能达的底子全给败光了还靠美能达老机子给做广告,不过这个pv和XD7它美死了我我我我要赶紧的去把XD11的海绵给换掉!本来还想单电上奶昔5呢反正他也就高感好点我……我还是投奔o记要不女友1号来的好哼。

作为一个家里有很多$ony产品的$ony黑我有罪我应该被烧死QAQ!

平行空间西皮无限制造仪

没事做发现了一个和maku puppet差不多的小东西 [09]

↑这是多金多金又多金傲娇傲娇还是傲娇的设楽先辈

实际上因为可以选关节剑(连二代恶搞武器万国旗也有哦哟喂)要做一个戴着X就出门的半兵卫也不难呐!

不过这里只有遮住眼镜看上去很变态的蝴蝶面具!

会叫人想到那位连名字也不能提的蝶♦野♦攻♦爵所以还是不要造出来吓人了嗤嗤嗤嗤 [06]



而这是脍炙人口的濑户内喧哗组甜甜圈日轮毛豆深海鱼油w!

不要问我这帽子是怎么一回事啦,因为所有船长帽的效果都没有这顶来的好反正你都是姬若子[28]

总之就是中国的犬耳贵公子和四国的捕鱼姬床头打架床尾和的平行世界……好萌我要把他放边框!(拖

Test

不老歌据点里随便拉了一篇丢过来测试……大爷做习惯了还是想自己搭站子啊讨厌~
虽然我觉得作为一个KO用阿刚的曲做名字真是相当的可耻www
双休日别的事没多干和丢丢去银泰闲逛的时候看到一个姑娘她长得真像宫野真守(喂)!
又买了很多闲书比如玫瑰之名注……要知道我只是看到封面上濑户内青紫搭配不错看顺手就买了!
明天再研究插件和皮儿还有flash支持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啊……
HP什么的……重新做做好了,之前的对火狐支持太差惨不忍睹……顺便那时候再把这篇test向的删删掉orz

—关于Ronove—
顺手找了一点关于所罗门72柱魔神的东西来看,因为在玩海猫的时候找过Ronove的资料,wiki里说到其有怪物一般的外形,麾下统领19军团,擅长辩词。而今天在找资料的时侯看到一个说法说Ronove同时是为The Beautiful Earl,传送“爱”之意的美貌伯,两个合在一起看倒有点像身为贝阿朵仆人的Ronove了啊……

—关于Tam Lin—
除了他是一个相貌很优越的废柴、性格还以忧郁见长以外,他一开始的确在Carterhaugh森林做着夺去少女的处子之身的营生,在成为妖精骑士的第七年,他被选为妖精女王的生祭,因此向被他糟蹋肚子里还有了孩子的姑娘之一Janet求救,接下来就是谁都知道的,在万圣节的十字路口少女拯救妖精骑士的故事,不过明明是苏格兰的神话,虽然也算凯尔特神话大系,女神系列里却用和库丘林一样的建模是偷懒么www
虽然我比较喜欢库丘林这个人但是就配色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青之骑士塔姆林啦,而且在塔姆林的故事里出彩的明显是两位女性角色,说句不客气的手上捏着一朵红蔷薇还梨花带泪的对被自己糟蹋了的姑娘说“我小时候好惨啊死了爸妈还被妖精女王抓了去做看守森林的小妖精”这种事情实在是和他长得这个好皮相不配对嘛。